耶律乞奴

编辑:骄阳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2-22 14:52:53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耶律乞奴(?—1216年),契丹人,为后辽丞相,1216年后辽帝国皇帝耶律厮不在位一个月被杀,耶律乞奴称建国,年号天佑。金宣宗派兵来攻,耶律乞奴战败,东渡鸭绿江,被耶律金山所杀。
本    名
耶律乞奴
所处时代
13世纪
民族族群
契丹人
去世时间
1216年

耶律乞奴人物简介

编辑
耶律乞奴(?—1216年),契丹人,为后辽丞相,1216年后辽帝国皇帝耶律厮不在位一个月被杀,耶律乞奴称建国,年号天佑。金宣宗派兵来攻,耶律乞奴战败,东渡鸭绿江,被耶律金山所杀。

耶律乞奴基本资料

编辑
姓名:耶律乞奴
性别:男
时期:13世纪
死亡年月:1216年
民族:契丹
出身:帝王之后
身份:丞相、监国

耶律乞奴人物生平

编辑
耶律乞奴(?-1216年),契丹人。1215年,跟随耶律留哥反抗金国、以图恢复辽国,乞奴被任命为大夫。
1215年,耶律留哥投靠了成吉思汗。耶律留哥的弟弟耶律厮不杀死蒙古使者,于1216年在澄州(今辽宁海城)称帝,国号辽,史称后辽,以耶律乞奴为丞相。
后辽内讧不断,耶律厮不只在位一个月,就被部下所杀,耶律乞奴监国,年号天佑。金宣宗派兵来攻,耶律乞奴战败,东渡鸭绿江,被耶律金山所杀。
因耶律乞奴年号天佑,因此也有人称其为后辽天佑主。

耶律乞奴史籍记载

编辑
耶律乞奴,契丹人,仕金为北边千户。太祖起兵朔方,金人疑辽遗民有他志,下令辽民一户以二女真户夹居防之。乞奴不自安,岁壬申,遁至隆安、韩州,纠壮士剽掠其地。州发卒追捕,乞奴皆击走之。因与耶的合势募兵,数月众至十余万,推乞奴为都元帅,耶的副之,营帐百里,威震辽东。太祖命按陈那衍、浑都古行军至辽,遇之,问所从来,乞奴对曰:“我契丹军也,往附大国,道阻马疲,故逗遛于此。”按陈曰:“我奉旨讨女真,适与尔会,庸非天乎!然尔欲效顺,何以为信?”乞奴乃率所部会按陈于金山,刑白马、白牛,登高北望,折矢以盟。按陈曰:“吾还奏,当以征辽之责属尔。”
金人遣胡沙帅军六十万,号百万,来攻乞奴,声言有得乞奴骨一两者,赏金一两,肉一两者,赏银亦如之,仍世袭千户。乞奴度不能敌,亟驰表闻。帝命按陈、孛都欢、阿鲁都罕引千骑会乞奴,与金兵对阵于迪吉脑儿。乞奴以侄安奴为先锋,横冲胡沙军,大败之,以所俘辎重献。帝召按陈还,而以可特哥副乞奴屯其地。众以辽东未定,癸酉三月,推乞奴为王,立妻姚里氏为妃,以其属耶厮不为郡王,坡沙、僧家奴、耶的、李家奴等为丞相、元帅、尚书,统古与、著拨行元帅府事,国号辽。甲戌,金遣使青狗诱以重禄使降,不从。青狗度其势不可,反臣之。金主怒,复遣宣抚万奴领军四十余万攻之。乞奴逆战于归仁县北河上,金兵大溃,万奴收散卒奔东京。安东同知阿怜惧,遣使求附。于是尽有辽东州郡,遂都咸平,号为中京。金左副元帅移剌都以兵十万攻乞奴,拒战,败之。
乙亥,乞奴破东京,可特哥娶万奴之妻李仙娥,乞奴不直之,有隙。既而耶厮不等劝乞奴称帝,乞奴曰:“向者吾与按陈那衍盟,愿附大蒙古国,削平疆宇。倘食其言而自为东帝,是逆天也,逆天者必有大咎。”众请愈力,不获已,称疾不出。潜与其子薛阇奉金币九十车、金银牌五百,至按坦孛都罕入觐。帝曰:“汉人先纳款者,先引见。”太傅阿海奏曰:“刘伯林纳款最先。”帝曰:“伯林虽先,然迫于重围而来,未若乞奴仗义效顺也,其先乞奴。”既见,帝大悦,谓左右曰:“凡乞奴所献,白之于天,乃可受。”遂以白毡陈于前,七日而后纳诸库。因问旧何官,对曰:“辽王。”帝命赐金虎符,仍辽王。又问户籍几何,对曰:“六十余万。”帝曰:“可发三千人为质,朕遣蒙古三百人往取之,汝亦遣人偕往。”乞奴遣大夫乞奴、安抚秃哥与俱。且命诘可特哥曰:“尔妻万奴之妻,悖法尤甚。其拘絷以来。”可特哥惧,与耶厮不等绐其众曰:“乞奴已死。”遂以其众叛,杀所遣三百人,惟三人逃归。事闻,帝谕乞奴曰:“尔毋以失众为忧,朕倍此数封汝无吝也。草青马肥,资尔甲兵,往取家孥。”
丙子,乞奴、金山、青狗、统古与等推耶厮不僭帝号于澄州,国号辽,改元天威,以乞奴兄独剌为平章,置百官。方阅月,其元帅青狗叛归于金,耶厮不为其下所杀,推其丞相乞奴监国,与其行元帅鸦儿分兵民为左右翼,屯开、保州关。金盖州守将众家奴引兵攻败之。乞奴引蒙古军数千适至,得兄独剌并妻姚里氏,户二千。鸦儿引败军东走,乞奴追击之,还度辽河,招抚懿州、广宁,徙居临潢府。乞奴走高丽,为金山所杀,金山又自称国王,改元天德。统古与复杀金山而自立,喊舍又杀之,亦自立。戊寅,乞奴引蒙古、契丹军及东夏国元帅胡士兵十万,围喊舍。高丽助兵四十万,克之,喊舍自经死。徙其民于西楼。自乙亥岁乞奴北觐,辽东反覆,耶厮不僭号七十余日,金山二年,统古与、喊舍亦近二年,至己卯春,乞奴复定之。
庚辰,乞奴卒,年五十六。妻姚里氏入奏,会帝征西域,皇太弟承制以姚里氏佩虎符,权领其众者七年。丙戌,帝还,姚里氏携次子善哥、铁哥、永安及从子塔塔儿、孙收国奴,见帝于河西阿里湫城。帝曰:“健鹰飞不到之地,尔妇人乃能来耶!”赐之酒,慰劳甚至。姚里氏奏曰:“乞奴既没,官民乏主,其长子薛阇扈从有年,愿以次子善哥代之,使归袭爵。”帝曰:“薛阇今为蒙古人矣,其从朕之征西域也,回回围太子于合迷城,薛阇引千军救出之,身中槊;又于蒲华、寻思干城与回回格战,伤于流矢。以是积功为拔都鲁,不可遣,当令善哥袭其父爵。”姚里氏拜且泣曰:“薛阇者,乞奴前妻所出,嫡子也,宜立。善哥者,婢子所出,若立之,是私己而蔑天伦,婢子窃以为不可。”帝叹其贤,给驿骑四十,从征河西,赐河西俘人九口、马九匹、白金九锭,币器皆以九计,许以薛阇袭爵,而留善哥、塔塔儿、收国奴于朝,惟遣其季子永安从姚里氏东归。
丁亥,帝召薛阇谓曰:“昔女真猖獗,尔父起兵,自辽东会朕师,又能割爱,以尔事朕,其情贞悫可尚。继而奸人耶厮不等叛,人民离散。欲食尔父子之肉者,今岂无人乎!朕以兄弟视尔父,则尔犹吾子。尔父亡矣,尔其与吾弟孛鲁古台并辖军马,为第三千户。”薛阇受命。己丑,从太宗南征,有功,赐马四百、牛六百、羊二百。庚寅,帝命与撒儿台东征,收其父遗民,移镇广宁府,行广宁路都元帅府事。自庚寅至丁酉,连征高丽、东夏万奴国,复户六千有奇。戊戌,薛阇卒,年四十六。 子收国奴袭爵,行广宁府路总管军民万户府事,易名石剌,征高丽,有功。辛亥,睿宗以石剌为国宣力者三代,命益金更造所佩虎符赐之,佐诸王也苦及扎剌台控制高丽。己未卒,年四十五。长子古乃嗣。中统元年,征河西;三年,征李璮,破峄山,以功皆受赏。至元六年,朝廷并广宁于东京,去职,是岁卒,年三十六。子忒哥。
薛阇弟善哥,赐名蒙古歹,命从亲王口温不花。己丑,从攻破天城堡、凤翔府,以功袭充拔都鲁。壬辰,引兵三千渡河,会大军平金。后伐宋,拔光州、枣阳,由千户迁广宁尹。至元元年卒,年五十二。子天佑,袭广宁千户,改广宁县尹。 [1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宋濂等.元史·卷一百四十九·列传第三十六.北京:中华书局,1988
词条标签:
历史人物 人物